特殊教育“送教上门”活动成效与不足并存
发布时间:2015-12-01 10:30:57

为让重度残疾适龄儿童享受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,市特殊教育学校从去年开始对市本级12616岁的重度残疾儿童少年开展“送教上门”活动。

一年多来,部分残疾青少年慢慢学会认知事物,部分特殊儿童的家长掌握了与孩子沟通的技巧。然而,由于送教人员有限等因素,送教活动长期开展仍受制约。

让特殊孩子感受温暖

1125日,市特教学校老师刘敏丽、茹永健来到市新兴二路北一巷28号,这里是一级智力残疾9岁男孩豪豪(化名)的家。

刘敏丽刚进门,豪豪便光着脚丫兴奋地跑到她身边,伸手抱住了她。数次上门送教,豪豪记住了刘敏丽,这让刘敏丽深感欣慰。回想起第一次上门,豪豪蜷缩在房间一角,惶恐地盯着眼前来客。

豪豪父亲聂先生说,孩子是早产儿,大脑先天发育不良,经卫生机构鉴定是脑瘫患儿,从小不会说话,不会与人交流,生活不能自理,常年由母亲在家陪伴。多年来,聂先生耗尽家财为孩子寻医问药,但收效甚微,他最大的心愿是孩子能与人沟通,学会自理。

“这是桔,这是香蕉,你要哪一个?”刘敏丽左手拿着桔,右手拿着香蕉轻声问。豪豪没有直视刘敏丽,慢慢地伸手去摸摸桔、再摸摸香蕉,手最后停在香蕉上。“这是香蕉,你喜欢吃香蕉?”刘敏丽举着香蕉问。豪豪笑着叫了一声,没有形成语言。刘敏丽说,与特殊儿童沟通,要耐心揣摩孩子心理。

茹永健拿出一红一紫、带软刺的橡胶小球,小球能刺激孩子神经,让他们感受不同的触觉。茹永健拿着小球在豪豪掌心、手臂等部位滚动,豪豪专注地看着滚动的小球。过了一会,豪豪也拿起小球,学着在茹永健掌心滚动。虽然豪豪的动作显得有些笨拙,小球不时从手中滑脱,但茹永健认为,孩子有学习能力的体现,只要多加训练也能与人交流,不过重度残疾青少年往往是智障、自闭等症状重叠,教育节奏要慢、要有感情,孩子才愿意与人亲近。

豪豪父母安静地在一旁学习老师与孩子互动的方法。聂先生说,他和爱人对特殊儿童教育一窍不通,现在掌握了一点门道。

豪豪不是第一个学会与人互动的重度残疾孩子。家住万秀区龙骨路的二级智力残疾儿童舟舟,见到老师就会主动拉起老师的手。送教老师坦言,虽然送教不能缓解孩子残疾症状,但能让无法过集体生活的孩子接触更多事物,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关爱,坚定一个家庭的生活信心。

抱着朴素的送教心愿,从去年秋季学期开始,市特教学校师生为12名重度残疾青少年制定差异化送教方案,月均上门一次,帮助孩子学习最基本的生活、沟通技能,并为家长及其亲属提供简单的残疾儿童康复护理培训,对特别贫困的残疾孩子家庭,送教队伍还送去轮椅、衣物、书籍等。截至目前,送教队伍累计上门送教108次。

盼得到理解和支持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市本级718岁三类残疾(视力、听力和语言、智力残疾)青少年共462人;市特殊教育学校一至九年级在校生为182人,已超出该校150个学位的规划。相关分析指出,部分残疾青少年或因行动不便、生活不能自理,或因缺少监护人等无法上学,而特教资源紧缺也无法充分满足特殊儿童入读需求。

基于上述原因,送教上门成为扩大特殊教育资源受惠面的创新举措,但市特教学校校长胡沛洁坦言,扩大送教帮扶面、长期开展送教仍面临短板。

目前,送教队伍由特教学校25名教职人员组成,已占该校教职人员总数的90%,这部分老师需要在完成日常教学工作后送教,对每户家庭只能确保月均上门一次,教育相对缺乏连贯性。让送教人员更为忧心的是,部分家长对特殊儿童教育、康复缺乏科学了解,心存顾虑多次婉拒送教队伍上门。若残疾青少年长期缺乏康复训练,与外界缺乏接触,身体机能会逐渐萎缩,心理状况也不容乐观。

胡沛洁表示,学校开展送教活动,除了无偿为特殊青少年家庭送去特殊教育知识、技能外,还会将符合义务教育政策的孩子纳入学籍管理,让他们也享受相关帮扶政策、社会关爱。她希望,送教活动能得到社会的理解和支持,有更多志愿者加入送教队伍,壮大送教力量,逐步扩大送教覆盖面,增加送教上门的频率,让送教成效更显著。

送教老师也表示,不少重度残疾青少年家庭贫困,买不起让孩子外出活动的辅助器械,希望社会爱心力量关注到这一类家庭,帮助特殊孩子“走”出家门,接触并融入社会。(梁燕如)

(来源:梧州日报)     [我要纠错]
相关链接